關於部落格
書包
  • 1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族信托 首現專業法律服務 京都家族信托法律事務中心日前正式揭牌 系內地首家從事家族信托法律事務研究與服務的專業機構

  法學泰斗江平教授、著名律師田文昌、韓良共同為京都家族信托法律事務中心揭牌   出席中國家族信托法律支持環境研討會的嘉賓合影   法制晚報訊(記者 李奎 實習生 郭瑋瑾) 改革開放以來,很多民營企業家成功創造了巨額的財富,在中國這麼大的一個經濟體中,蘊藏著無限的商機,可是相比創造財富而言,財富的保全和傳承更令人困惑。   孟子曾說過,“君子之澤,五世而斬”,老百姓的話更簡單——“富不過三代”。所以說財富的傳承和保全是困擾著所有人的難題,特別是困擾著民營企業家的難題。   長期以來,京都律師事務所一直致力於信托法的實務和研究,並且很早就開展了有關家族信托法律服務。2014年7月18日,我國大陸地區第一家專門從事家族信托法律事務研究與服務的機構“京都家族信托法律事務中心”(FTLAC),在京都律師事務所正式揭牌成立。   據悉,該中心將與境內外信托機構、私人銀行、家族辦公室一起,為高凈值財富人群客戶提供量身訂製的境內外家族信托架構設計、投資基金與慈善基金架構設計、稅收籌劃等專業法律服務,幫助客戶實現家族財富增值、風險隔離和永續傳承。   當日,京都律師事務所還邀請了商業銀行、信托公司、海外中介、新聞媒體等機構的代表,以及知名法學專家等召開了中國家族信托法律支持環境研討會,與會嘉賓對家族信托中的財產登記問題、稅務問題、監察人制度以及BVI和開曼等離岸地家族信托法律制度等問題進行了深入研討。   江平(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我國民商法學泰斗、《中華人民共和國信托法》起草小組組長)   我認為京都律師事務所成立家族信托法律事務中心,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我國的《信托法》因為缺乏相應的發展過程,所以民事信托部分有很大缺失。   我覺得民事信托裡面,還有很多的問題沒有很好解決。雖然我們的法律總的來說是以民事信托作為基礎來設計的。但是,目前我國《信托法》存在兩個問題還沒有解決得太好。第一是信托財產歸屬的問題,這是《信托法》裡面最根本的問題。到底財產是屬於誰的?是屬於委托人,還是受托人、受益人的,這個問題在英國應該說沒有問題了,它是衡平法,兩種所有權制度。   我們是個大陸法國家,制定了一個統一的很難劃分的所有權,認為是委托人自己的財產,這個問題還有待於進一步明確。   第二是信托中的涉稅問題。我記得我們跟臺灣是幾乎同時制定《信托法》的。可是,過了快三十年了,臺灣的《信托法》由於後來制定了多部的稅法,所以,涉及到《信托法》的稅法,就變得具有可操作性了。我想一個《信托法》能夠從一個理論上的法律變成實踐中的法律,很重要的一條就是稅收制度必須要完善。臺灣是因為有了稅收制度,所以《信托法》的可操作性就很強。我國目前在這個方面還有欠缺。   這兩個問題的解決,對於推動我國民事信托制度的發展非常重要。我希望“京都家族信托法律事務中心”成立後,能夠在這個問題上多做一些貢獻,為我們國家的《信托法》進一步完善,或是使《信托法》真正能夠成為一部民事法律,做出應有的貢獻。   田文昌(京都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名譽主任)   “京都家族信托法律事務中心”的成立,是具有開創性的。從成立背景上來看,它是在中國改革開放到現階段特定的社會環境下產生的。   中國改革開放成果的實現與發展,需要民營企業的發展和壯大,但我國民營企業以及民營企業家在發展中面臨著不少法律上的風險。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研究、探討企業家的刑事風險問題,京都律師事務所還成立了“企業家刑事風險防控研究小組”。   對民營企業家,我們怎樣從法律的角度來保護,我想不僅僅是保護企業家的人身安全,還要保護企業家的財產安全。我認為這是我們律師界應該關心的問題。   民營企業在市場經濟中的地位越來越重要,在保護民營企業家的層面上,以前我們更關註的是人身安全,現在看來財產安全同樣重要。   而在這種情況下,家族信托的專業法律服務就是一個非常好的開端,我相信這種服務一旦被人們所認識,它將會對保護中國的民營企業以及民營企業家的安全,從根本上維護中國市場經濟的發展起到一種不可估量的作用。從宏觀上來講,我覺得它的社會意義更加重要。   無論是從什麼角度看,家族信托專業法律服務的創設,從全國範圍內來講都是具有歷史意義的。不過,目前我國的相關規定還很不完善,還需要進一步的制度建設。   韓良(南開大學資本市場研究中心主任,京都家族信托法律事務中心主任)   眾所周知,企業家資源是社會最為寶貴的資源,特別是我們國家面臨各種政治、經濟、社會體制轉型的時候,寶貴的企業家資源更是我們這個國家需要進行保護的一個資源。   企業家資源確實能夠起到一個社會創富的中流砥柱的作用。改革開放以來,在我國崛起了大量的企業家,但是,這個群體卻面臨著一些問題。   股權是家族信托的核心資產,做家族信托的股權信托是其中的重頭。從我國的《信托法》、《公司法》和《合同法》進行分析,設立股權信托在我國是可行的。但是我國的法律環境對於股權信托還比較欠缺,還存在一些法律障礙,例如受托人謹慎義務規制不足、股權信托涉稅問題規制不足、信托持股上市存在障礙以及股權信托面臨被撤銷風險等問題。   其實,我們不妨借鑒一下外國的做法。比如BVI(英屬維京島)的VISTA信托,一方面很好地限制了受托人的謹慎義務,另一方面很好地解決了股權信托的控制權問題,股權信托建立起了委托人中心主義。此外,VISTA信托法案還明確了股權信托的變更登記是不需要交稅的,以及對股權信托的撤銷權進行了限制。   我國信托制度的完善,尚有很多工作要做。對於家族信托制度的研討,無論是從經濟學的角度,還是法學的角度,都是很有意義的。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我們如果把富人的財產傳承問題,財產的保護問題解決好,那麼實際上這是一個實現帕累托最優的改進,提高了整個社會的效率。   實際上,富人的財產分配以及相應的一些慈善、社會福利問題解決過程中,會涉及到一個公正和公平的問題,這個問題如果得以完善解決,將會對整個社會具有很大的意義。   劉鋒(國際金融理財標準委員會中國專家委員會前秘書長)   從我以前的工作經歷和經驗來看,我覺得信托在財富管理上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財富管理包括三個內容:第一個是財富創造;第二個是財富保全;第三個是財富傳承。那麼我們把這三個內容設計成可以操作的內容,包括三大管理和三大規劃。三大管理包括財富管理、資產管理和風險管理,對財產或者財富進行有效的管理。   那麼,在這個基礎上我們要做好三個很重要的規劃:第一個規劃是養老規劃,第二個規劃是稅務規劃,最後一個規劃我們叫做遺產規劃。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我國已經產生了一大批富人,基本完成了財富創造這個階段,那麼接下來就是財富保全和財富傳承。最近財富傳承的內容宣傳得比較火,但是有一個問題我覺得比傳承更重要,就是財富保全的問題。   我國的法律在財富保全方面的規定還非常不完善,信托在這方面則能夠發揮很大作用。對財富管理來說,目前最重要的還是保全問題。   在財富管理方面我想傳遞一個信息,就是財富管理推廣的最大障礙在於這個工具怎麼樣能夠幫助到我們。財富管理不僅是富人的專利,普通的老百姓也會面臨退休、遺產等問題,也需要進行財富管理。   信托,目前在金融界的應用還非常狹窄,其實很多信托公司應該加大財富管理的業務。當然,這裡面還有很多的法律問題,我覺得信托尤其是家族信托,目前在中國還沒有很好破題。   所以,“京都家族信托法律事務中心”的成立,我覺得任重而道遠。   汪岩焯(中融國際信托有限公司執行總裁、家族辦公室總經理)   過去十年,我從事以投融資為主要方式的信托法律業務,做過律師、監管、法務,從不同角色和角度,看到了很多信托的問題。現在,因財產爭奪而產生的豪門恩怨已不再是小說里的故事,現實中已經大量的存在。因此,國內企業家必然面臨著如何有效傳承財富的問題。   信托這個制度非常好。從國外的經驗來看,要想解決財富保全和傳承,最好的工具還是信托。在國內,最好、最靈活、最能貼近客戶需求的財富保全和傳承方式,仍然是信托。儘管中國的信托尚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我認為,中國的《信托法》主要是針對私人信托的需要而制定的,中國的信托在基本制度上是能夠實現財富的保全和傳承的。當然有的時候會有一些不便利,有的時候會產生一些預料外的成本。   信托是一個很好的制度,但不能被濫用。中國《信托法》在非公益信托領域,沒有信托監察人或保護人制度,這不利於家族信托業務的開展,因為面對家族和企業傳承中的重大問題和頂層設計,需要平衡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的利益,考慮期限較長、利益重大、家族中的關係與企業中的關係交織在一起等因素。監察人或保護人制度可能有助於解決上述問題。   我有一個感受,做家族信托的時候,信托的每一條款都需要和其他的法律相協調,無論是《婚姻法》還是《繼承法》、《物權法》、《公司法》、《民法通則》、《破產法》、《仲裁法》,以及其他法律,每一條款都需要一個深層次的銜接。我們在做產品的過程中,我相信問題會越來越多地暴露出來,學界、實務界和司法界會更多地考慮這個問題,這樣的話,對信托的修改和完善會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肖樹偉(京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京都家族信托法律事務中心副主任)   很多專家提到家族信托中的監察人。監察人是通過監督受托人管理信托事務而達到保護受益人目的的人員。從法律上來講,稱之為監察人也可以,稱為管理人也可以,稱為保護人也可以。   一般情形下,受益人可以通過自己監督的形式,對受托人的行為進行監督,以實現對自己利益的保護。但在有些信托當中,受益人還沒有存在、受益人不特定、受益人多而分散、受益人喪失民事行為能力,以及受益人由於主觀和客觀原因不能監督受托人行為等的情況下,在受益人之外替代受益人監督的職責就很有必要了,這是法律上為什麼設立監督的必要性。   我國信托法只規定了公益信托的監察人制度。《信托法》第65條對於公益信托監察人的權利有這樣一個規定,信托監察人可以以自己的名義,為維護受益人的利益提起訴訟和其他的法律行為。但何為其他的法律行為,在法律裡面並沒有一個具體的規定。同時,對於信托監察人應該承擔哪些義務,法律裡面也沒有詳細的規定。所以若以此來考量信托監察人的權利義務,目前來講還缺乏明確具體、可操作的法律依據。   按照我國現行《信托法》實施的實際情況,我覺得設立家族信托是可以操作的,作為一種民事法律行為,在法律沒有明確禁止的情況下,都是可以做的。我國的《信托法》里,對於私益信托領域設立信托監察人也並無禁止性規定,按照這個原則來推定,我認為在推行家族信托的情況下,完全可以約定設立這個信托監察人。   文/記者 李奎 實習生 郭瑋瑾  (原標題:家族信托 首現專業法律服務 京都家族信托法律事務中心日前正式揭牌 系內地首家從事家族信托法律事務研究與服務的專業機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