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書包
  • 1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若批評不自由,則大學無魂魄

  曹旭剛《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10日02版)   對於大學來說,最熱鬧與繁華的季節,恐怕莫過於9月開學季了吧。這個時節,天高氣爽、景色宜人,前來報道的大學新生,用青澀的臉龐,將整個校園映襯得別有韻味;而大學,也在此刻使盡了渾身解數,力圖給家長及新生留下美麗的“第一印象”。   由於傳統有別、地域有別、師資有別、風氣有別,完全一模一樣的大學,肯定是沒有的。但是,拋開外在的東西,你會發現,在現今的中國大學中,一樣的東西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比如,張鳴教授所猛烈抨擊的“大學衙門化、校長官僚化”;比如,錢理群先生所批評的“大學在培養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等等,不一而足。   當然,這些批評,並不一定被大學校長和教育界高官所接受,甚至連一些針對具體事件的批評,一些學校也缺少接納的勇氣。   前段時間,我的母校——西安城南的一所地方性大學,出台了幾條新規,有兩則頗有意思:其一,在教室設置手機收納袋,上課之前,學生和老師將手機關機或靜音之後,統一放到收納袋里;其二,學生在上午和下午第一節課前,集體喊口號“我要學習,報答父母,報效祖國”。我在本地報紙上撰文批評了這則規定,文章見報當日,接到母校校友辦的一位老師的電話,說請我給校友雜誌寫篇文章。我問:您是不是看到我今天寫的文章了,領導讓您找我談談?該老師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閑聊之後,還是找我約稿。我說,我十分樂意寫這篇文章,但文章可能會刺痛部分領導,您考慮下。結果便沒了下文。   這幾天,每每想起這事兒,我就樂不可支,但笑過之後,多少有些悲哀。一所大學,本該有海納百川的氣派,為何我的母校,竟然連自己畢業生的一篇批評性的文章,都容不下呢?當然,這不是母校一家的事情,中國的絕大部分高校,拒絕批評其實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就像一位官員朋友所說:“監督報道一個都不能有,正面報道永遠覺得少。”   沒有人喜歡批評,我自己也是這樣,但我更以為,喜歡不喜歡都無所謂,每一所大學,在外部與內部的批評面前,至少得學會接受、承受,或者忍受。如果沒有了“海納百川,兼容並包”的氣魄,所謂的辦一所好大學的願景,不是忽悠人的迷魂湯,便是政績畫餅。所以,在這個大學精神缺失、教授斯文掃地的時代,大學若想恢復往日的榮光,別的不說,首先要學會包容。   大學的包容,絕不僅僅是書記及校長這些“掌門人”的事情,“掌門人”的氣魄固然重要,但改變整個僵化的機制形成的封閉氣場,更為重要。教師節快到了,每個大學都會慶祝這個節日,都會強調教師這個職業的神聖與光榮,可是,在一個拒絕批評、杜絕雜音的校園裡,你又如何讓教師感受到神聖與榮光呢?   我批評母校的文章見報後,很多朋友紛紛跟我說,你應該評論下學生為什麼寧願玩手機都不聽課。我明白他們的意思,無非是說,老師講得太差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可是,如果幾個老師水平太差,恐怕可以歸結為個體原因,倘若大部分老師都被歸結到這個類別,似乎就該從整個體制上反思了。校長們得想想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學風下降。   在我看來,一所正常的大學,應該是行政服務於教學,校長巴結老師的。可惜的是,在很多大學里,教授們都爭著搶著去當處長副處長。可以想見的是,當大學里的處長副處長開始比教授榮光,拒絕批評就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了。無他,因為此刻的學校,徹底進入了“下對上絕對服從,一個聲音一個核心”的官場邏輯,你怎麼能指望,批評在其中大行其道呢?   人常說,“若批評不自由,則贊美無意義”,於大學而言,則是“若批評不自由,則大學無魂魄”。大學,該明白這些道理了。  (原標題:若批評不自由,則大學無魂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